• <progress id="ir6cs"></progress>

  • <dd id="ir6cs"></dd>

    <tbody id="ir6cs"><noscript id="ir6cs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好書呀 > 紫花布幔 > 第五章

    第五章

    作者:畢淑敏作品集 發表時間:2019-01-26 22:08:02 更新時間:2021-08-19 21:17:40

      阿寧給了小髻幾塊錢,叫她上街去買塊布縫簾子。

      小髻在街上走。看看別人,又看看自己。忍不住偷著笑。人們再不像頭一天下火車后像看怪物一樣打量她。不就是一身衣服嗎!小髻就變成另一個人了。

      走進商場,人可真多。阿寧說過幾天抱上費費,領小髻去動物園。其實動物有什么看頭呢?山里什么動物沒見過,養在園子里的動物,還能有活性嗎?到城里來,主要該看人,城里人比鄉下人好看多了,那么多衣服式樣,真叫人眼暈。小髻忽然發現對面走過來個姑娘,不用正眼看人,卻一個勁用眼角瞟她,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。哼!你瞧不起我,我還瞧不起你呢?話是這樣說,小髻還是沒勇氣直視人家,便悶著頭往前走。

      鐺!小髻和那女孩子臉對臉地撞到一塊,只覺得冰涼一片。原來,商場的一側墻壁是一面巨大的鏡子,小髻同鏡子里的自己貼到了一起,不由得又驚又喜:那就是自己嗎?小髻沒照過這樣大的鏡子,連自己的鞋子和土襪子上的花都照得進去,在家時只有個鵝蛋鏡,還不敢當著人照。小髻回轉身,快步退到商場門口,慢吞吞地往里走,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前方。這一回,她看清楚了,對面那個美麗的姑娘,也微笑地看著她,一步步朝她走來。同四周亂紛紛熙攘攘的人群相比,這姑娘一點不遜色,還要比她們強呢!

      “扯塊布。”小髻興沖沖地對售貨員說,還微笑了一下。心情好的人,對誰都充滿善意。

      “要哪塊?說清楚點。”售貨員可不那么容易被感動。

      “要那塊。”小髻一眼就看上一匹綠葉紅花的布。

      “你剛還說這布沒人要呢,馬上就來了買主了。鄉下人,還是喜歡這種花紅柳綠的。要幾尺?說話呀!”

      “不!不!我不要了。”小舍像被人識出身份的逃犯,慌不迭地離開了柜

      “神經病!”兩個售貨員一齊說。

      真奇怪,他們怎么就認出小髻是鄉下人呢?也許是小髻的外地口音太重了。

      在街上走走,小髻重又恢復了信心,她走進另一家商店。沒有那種綠葉紅花的布,小髻看中了另一種,等了半天,也沒見有一個人買。小髻明白了,這布也是買不得的。城里人怎么這么不識貨呢!小髻很怨恨。卻也不敢由著自己的性子買,錢是阿寧姐給的,買回也該符合人家的心氣。小髻這一次學乖了,站在一旁靜靜看。人們都在買一種紫色的花布,底兒是紫的,花是紫的,深紫加淺紫,像一大片夏天的馬蓮花。只是每朵花都不完整,好像被誰掐去了一瓣。小髻不喜歡這花布,但也說不上太嫌惡,大家都買,她也決定了買這種。“喲!小髻買的花布又雅氣又新潮,真是很有眼光!”阿寧驚嘆起來。

      小髻反倒有點后怕。若是真買回綠葉紅花,阿寧姐又不知該說什么了。

      “現在我來教你怎么給費費喂西瓜。費費是一年到頭要吃西瓜的。今年的西瓜還沒有下來,這是從冷庫里買出來的,先用羹匙把瓤刮在瓷碗里,再把瓜籽挑出去。一定要仔細。然后用紗布過濾,才能用瓜汁喂費費。羹匙、紗布、奶瓶、奶嘴,一定得煮開消毒……”

      阿寧手把手地教小髻,末了還要抱著雙臂看小髻單獨做一遍。她很嚴格,特別是在衛生方面,簡直近乎苛刻。

      “都是親戚,不要搞得這么盛氣凌人。”建樹暗下勸阻道。

      “你認為,我是缺一個漂亮的妹妹,才把小髻從那么遠的地方找來嗎?”阿寧緩緩地說。

      阿寧習慣了做一個優秀的工程師,一個好妻子,一個好母親,現在學著做主人。

      阿寧變得格外勤快。假如平日擦地只擦兩遍,那么在給小髻示范時,她一定拖三遍。她希望小髻比她更勤快。

      做主人不是一件很難的事。以前你看到什么事該干,就得站起身去干。現在不用了,你只需要說出來,自有一雙勤勞的手替你干。你要覺得不好,還可以讓她重干。

      這很愜意。指使別人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但阿寧多少有點不習慣,她察覺堂妹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爭先恐后地干,你說一說,她動一動。有時你連說幾遍,她才去做。而且并不全令人滿意。

      難道是自己對她不好嗎?這幾天阿寧還在家,活基本上是兩個人干,等她上了班,全部家務落在小髻身上,像這樣的工作態度怎么行?因為小髻遠道而來,阿寧在伙食上特地搞好了一些,破舊衣服也給了她,還要怎么樣呢?

      阿寧細細琢磨著,她需要調動起小髻的積極性,最好能像個上了發條的機器人一樣,把阿寧想到沒想到的活計,都主動干好。

      “姐,你要在老家,就不叫這名字了。”小髻說。她又想家了。

      “為什么呢?”阿寧想不通,那個遙遠的小山村,怎么還管得著她!

      “有家譜啊!梁氏宗族譜,藍皮黑字,可貴重了。咱們這一代女孩子,名字中間一個字都是小。我這個‘髻’字,還是老輩給起的呢!”小髻很愿意同堂姐說老家的事,這是她惟一可炫耀的知識。

      阿寧確實被唬住了。想不到遠在她出生之前,在數千里外的一處窮鄉僻壤,就把她名字的一部分確定下來了。她覺得有一股無名的力量,企圖主宰她。

      “那么費費在家譜上該叫什么名字呢?”阿寧立刻想到她的孩子。

      “費費是他們沈家人,該去查沈家的家譜啊!”小髻覺得好笑,那么聰明的姐姐,怎么糊涂了!

      沈家家譜?沈家有沒有家譜還不知道,城里人誰還保存這個!就是有,八國聯軍攻占北京時沒燒,也叫紅衛兵給燒了,沈費費的命名極其簡單,費時費力費錢,僅此而已。

      阿寧覺得自己愚昧,竟對這種落后的東西這么感興趣。家譜與她有什么干系,她不叫梁小寧而叫梁阿寧,這么多年不是活得興旺發達?這名字不是寫在畢業證、職務聘書以及所有嚴肅而正式的登記表上嗎?梁氏宗族譜上的老祖宗們,誰又曾使她的生活軌道改變過一分一毫!

      真好笑。也許人對所有有關自己的事,都感興趣,聽過之后,才覺出是無稽之談。

      小髻很傷心,自己以為那么神圣親切的東西,阿寧姐竟一笑了之。她想念那個溫馨平和的小山村。老牛邁著緩慢的蹄子,路邊的野花被踩倒后,一場小雨,就又直楞楞地挺了起來……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是親戚,哪里像城里的人,見面都只稱呼名字……

      阿寧對小髻的手腳遲鈍,剛開始以為是懶。小髻是大爺家最小一個女兒,窮人也有嬌女嘛!后來才發現不是。小髻上過初中,手腳也蠻伶俐,輪到給她自己縫紫花布帳子,就干得又快又好。阿寧繼而認為是小髻眼里沒活。比如費費的衣服,阿寧認為要一天一洗,就是沒有明顯的污漬,也要去去奶味和汗氣,小髻嘴里不說,臉上的神氣卻不以為然,洗的時候也不用心,只在水里蕩蕩了事。

      這不行。也許每個人頭腦里有一條對待清潔和舒適的衡量線。有的人認為地面有一片碎紙屑就算不干凈,需要拿起召帚打掃。有人則不然,滿地碎紙,跟抄了家似的,他們仍舊安之若素,覺得蠻好。鄉下人,屋里屋外到處見土,很難覺得這四白落地的房子,還有什么必要打掃不停。

      要想辦法提高小髻對潔凈的熱愛。阿寧自以為抓住了癥結,耐心地告訴小髻:這是浴液,這是洗發液,這是護發素,這是油污洗凈劑,這是玻璃洗滌靈、這是除臭劑……

      小髻緊鎖眉頭地聽著,記著。這么多瓶,瓶子都很漂亮,里面裝的水,顏色也差不多……

      她依舊像算盤珠子一樣,不撥不動。阿寧幾乎氣餒,培養一個精干的可人意的保姆,真比培訓一個合格的程序設計員還難!后院不穩,她怎么能安安心心地上班!該優撫的優撫過了,胡蘿卜既然沒用,只有用太捧了。于是,她硬起心腸,訓了小髻幾句。

      “不是跟你說過幾遍了嗎,擠瓜汁的紗布一定要煮開,你怎么只燙燙就算完事。這我還在家呢,要是看不見,你更不知要省多少事呢!”

      小髻哭了。眼睛大的人,淚珠也大,沉甸甸地落下來,像久旱之后的雨。

      “就算小髻不對,你也完全可以和氣些嘛!”沈建樹干心不忍。小髻太像年輕時的阿寧,使他生側隱之心,好像成了婦人的阿寧,在訓姑娘時的阿寧。

      阿寧還氣鼓鼓地不肯松動,倒是小髻自己使事情有了轉機。

      “姐,你這兒我不想呆了。我來時帶了回去的路費,我娘說要是給姐幫不上忙還添亂,叫我早些回去。”

      天哪!這哪行!找保姆的種種艱辛困頓,霎時涌上心頭。阿寧這才發現自己鑄成大錯,官逼民反,事情就不可收拾了。

      阿寧立刻軟了下來,得想個辦法,無論如何也得把小髻留下來。親不親,一家人嗎!可這個彎子也不能轉得太急。不然,以后一有風吹草動,小髻總拿出回家這殺手銅要挾人,阿寧可受不了。

      事已至此,阿寧索性把話挑明了。大家老在一團溫情脈脈的親戚情份里裹著,反倒把簡單的事情槁得復雜了。主意已定,她先把毛巾遞給小髻擦淚。然后拿出幾十塊錢。

      “小髻,姐姐剛才說話聲重了點,你受了委屈,姐姐給你賠不是。”

      小髻止住了抽泣。不管怎么說,姐姐年紀大,能給她服軟,她也就知足了。

      “你真要想家,要回去,我也攔不住你。”阿寧嘆了一口氣,自己的眼圈也不由得紅了。并不完全是為了出感情效果,小髻真一用于走了,她可實在是求告無門。

      “你是我請來的客人,回去的路費哪能讓你自己掏,真要走,你就拿上吧。”阿寧把錢往前推推。

      小髻手像火燙了似的往回縮。來時媽囑咐過,要聽姐姐姐夫的話,別惹人家生氣。遠的不說,你叔叔這些年常接濟咱家,這回你嬸子也來信說叫你去。你得對得起人!現在這么跑回去,該怎么和家里人交代!

      “姐,那也用不了這么多錢……”小髻怯怯地說。

      “剩下的,是你這幾天的工錢。都是自家姐妹,還沒來得及商量具體的數目。你也別嫌少。”阿寧聲音冷淡地說。不在這幾個錢。她不愿叫人家說自己占一個鄉下姑娘的便宜。

      “這,這怎么成?我是來給姐幫忙的。姐愿意,就給幾個零花錢。不給也應該。小髻絕不是沖錢才來的。”小髻慌忙地往回推錢,神情十分真摯。

      阿寧先是一愣,旋即明白了。原來癥結在這里!古老鄉俗,恥談金錢,親友問的互助,完全是無償的。愿干就干,不愿干誰也說不出什么。小髻一直以為她是在姐姐家作客,哪里來的踴躍工作姿態!

      阿寧連叫自己糊涂,也許怪自己那封求援信太含混,誰知鄉下人竟按著自己的邏輯去理解。親戚歸親戚,幫傭歸幫傭,要想處下去,第一是要把這條界限搞清楚。

      阿寧拉開抽屜,找出她和沈建樹的工資條,遞給小髻:“你看看。”

      字條是細長的一條紙帶,密密麻麻都是數字,小髻看不懂。

      “你就看最末尾這個實發數字。”阿寧指點她。

      嗬!真不少哇!怪不得城里人可以這么講究,掙得錢一個月抵鄉下人一年了。小髻的家鄉至今還很窮困。

      “別看掙得多,城里的開銷也大。吃穿用,房租水電,費費的奶粉桔汁,都從這錢里出,四下里一分,也就不多了。城里人有城里人的難處,不像鄉下,燒柴吃菜都不花錢。”

      小髻點點頭,阿寧姐說的是實話。城里什么都要錢,連樓下掏垃圾的老頭,還一個月收五毛錢衛生費呢。

      “要是我每天在家帶費費,便一分錢也沒有了。”阿寧把自己那張工資條團成個球,桌上只剩下沈建樹那張孤零零地趴著。

      “所以,我得上班。你幫我帶費費,就是你付出了勞動,我該給你錢。至于多了少了,咱們可以商量,這是你應該得的,何必推辭呢!”

      小髻愣愣地聽著,覺得姐妹間怎么這樣生分。私下里又覺得挺好,要不誰都愿意歇著或是玩,這樣干活也有勁了。

      姐姐妹妹推讓了一氣,小髻還是把頭一個月的工錢預收下來了。

      阿寧很高興。這樣小髻再不能動不動就說走的話了。再者,她把小髻的工資定得比街上的保姆們要少,小髻還挺知足。這樣雙方都好。

    好書呀 - 全本免費小說閱讀網
    書籍 【紫花布幔】 經網絡收集整理,僅供讀書愛好者學習交流之用,【好書呀讀書網】www.lprcn.com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設置 加入書簽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欧美在线看欧美视频免费